风吹橘花凉——潜水中

不仅不正经还喜欢拖更,大部分时间在嗑粮的沙雕佛系话唠小学生文笔写手(沉迷skam不想更新,不定时冒泡)

都给我哭!都给我尖叫!我的妈呀这是什么绝美的法兰西爱情,开播就在今天我做好准备了!!!

😂就码了差不多一百个字,千万别催我

点cp or 点梗截止,结果如下

占tag致歉


恭喜 @大橙子 点的锤盾被抽中


  所以这可能不是更新预告,因为种种原因更新时间待定,又或许我不写了,实在抱歉,原因我已经在原帖写了。


  或许接下来写的的确是锤盾,但应该是星辰是你更新,我会补一个新的锤盾一发完的。

 

就这样,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脑子有点混乱😂,有什么疑问之处可以评论问我。

 


跨年or元旦or情人节or除夕点梗(也可能不写,不写的可能性很大)

占tag致歉

  是的,我还活着╮(≥﹏≤)╭

  一个月没有更新了吧,甚至圣诞节都没有出来冒泡啦,没办法Elu太好嗑了(bushi)

  废话不多说,从下面的cp里点一个吧,可以提供梗,毕竟我脑洞不够😂,随机抽一个写哦~也可能多cp哦~

  如果我没有写,极大原因是因为我懒,也因为父母只让玩两小时手机(嘤嘤嘤),如果我真的没有写的话,那真的是太对不起了……

  然后其实我想搞个抽奖?抽个cp写万字PWP?(哇,真刺激),开奖日期半年后?(什么鬼啊)

哈哈哈哈纯粹是我想玩,不要当真,当真也没事因为我真的可能会写😂(又立flag)

好了,点吧!

最后提醒一遍,很可能不写!非常可能!

更新时间不一定的

对了,PWP的话记得注明一下,到时候可能艾特中奖的人

  点cp or 梗截止日期2019年1月2日00:00(我真的可能不写,写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发)
  点PWP截止日期2019年5月20日00:00(点车请注明)

【盾寡】A4之后(完)

【盾寡】A4之后(完)

*OOC是真的有的

*标题也是乱取的,等我想到好的再换吧

*铁椒提及,占tag致歉

*顺便也献给 @Scarlett的裙摆@今天的浪花是天使.✨

  1.

  继上一任美国队长Steve Rogers在完成与灭霸一战解甲归田之后,神盾局又爆出消息,昔日风华绝代迷倒万千神盾局男男女女的黑寡妇也要就此卸任了。

  在钢铁侠Tony Stark当上新任神盾局局长的这一天,上一任局长Nick Fury也宣布告老还乡。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故意Tony在得知Natasha要走的消息的下一秒就穿上战甲挡在她的面前。

  “Tony,让我走。”Natasha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耐心地劝面前闹小孩子脾气的Tony放她走。

  “不!神盾局不能没有你。”头盔从Tony的脸上褪去,他难得一脸严肃地双手抱于胸前挡住她的去路。

  “你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爸爸了,不能那么幼稚。”Natasha也双手抱胸,挑起眉头,眼神充满威胁,“更何况,你也拦不住我。”

  想起前几天才呱呱坠地的自家闺女,一股甜蜜蜜的感觉从他的心头涌上大脑,Tony勾起一抹温柔的笑,蜜色的眼睛写满了宠溺,然而这并没有阻挡住他继续拦着Natasha的念头,“你是神盾局最优秀的员工,由你来训练下一代复仇者再合适不过。”

  “你上次和Steve也是这么说的。”Natasha毫不留情的拆穿了Tony,在大庭广众之下,一点面子也不留给他。

  “咳……嗯!”Tony哀怨地瞪了她一眼,企图用假咳转移这个话题,他凑到她的耳朵边上低语,“给我点面子,你不能在要走了的时候把我的面子也带走。”

  “当然,局长大人。”Natasha故意加重局长大人四个字的语气的行为令Tony十分的愉悦,第一次呀!她还是第一次这么叫他,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这历史性的时刻希望Jarvis能及时的录下来,不然就把他送去大学。

    “你已经在神盾局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会突然想着要走?”Tony还是不甘心,本着能留一个是一个的原则他还是继续死缠烂打,不达目的不罢休,“给我一个理由说服我。”

“我也想有自己的生活,也许周游世界,也许找个人生个孩子度过余生。”她说这话时,眼里是从未有过的柔情似水,Tony顿时感觉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竖起,但也理解她的心思。

  自从灭霸一战后,所有化灰的人都回来了,Clint回家抱老婆孩子,Thor在地球建了个新的阿斯加德,Wanda和Vision也退出过自己的生活去了,Bucky回到瓦坎达放羊,Sam找到了自己的归属也专心于家庭去了,Peter专心学业,Banner去了大学做研究,奇异博士继续守护圣殿,连银河护卫队也打算找一个地方安定下来,Tony理解他们,正如他理解Steve并放他走一般,现在就算他成为了神盾局局长,他大部分的时间也在Papper和他的小公主身上,有些东西在失去以后,会更加令人珍惜,更何况是得来不易的失而复得。

 

2.

  Natasha再次见到Steve是在瓦坎达的牧场上,他穿着一身富有当地特色的衣服正在给一头羊喂草,认真的神情,标准的动作,令人怀疑他可能是专业人员,想到这里她“噗”地笑出了声。

  他寻着声音朝她望了过来,然后脸上浮现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好久不见,你怎么来了?”

  “过来参观一下美国队长的新生活。”她向他回以一个灿烂的笑容,那是大战后她第一次露出那样美好的笑容,他也是。

  “oh,认真的吗?”Steve给了她一个拥抱,一个充满温暖的拥抱。

  “当然不。”在他抱上她的那一刻,她愣了一下,然后用力将他抱得更紧,“神盾局不要我了,我来投奔你。”

  “那我当然随时随地欢迎你的到来。”Steve任由她抱着自己不松手,颇有耐心地一下下抚摸她的背。

  她的视线下移然后看到了那个指南针,那个,有Peggy照片的指南针,他把它戴在手腕上,没有一点磨损,看起来像是新的一样。

  笑容僵在Natasha的脸上,她有些苦涩的放开Steve,然后漫不经心地开口,“我开玩笑的,别放在心上。”

  在她推开他的瞬间,他愣了一下,然后神色复杂地收回手,哪里还有半分期待她真的留下来的样子,“我在哪里都会有你的位置。不管发生什么,只管来找我。”

  “当然,你也一样。”一抹失落划过她的眼底,Natasha认真的许下她一直坚守的承诺,“我永远在你身后。”

  然后,她踮起脚尖给了他一个吻,吻在他的脸上,也吻在他的心里。

  直到载着她的直升机消失在他的视野里时,Steve才回过神来,他的嘴角洋溢着温柔的笑意,是她最喜欢的样子。

  “为什么不让她留下?”Bucky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字字戳他的心,“你以为她会感谢你吗?”

  “她有Bruce呢。”Steve笑着说,没什么,笑意不达眼底罢了。

  “那你就守着你心头的白月光度过余生吧!”

  “I know.”

3.

  “小日子过得不错嘛。”Natasha看着眼前恩恩爱爱的Wanda和Vision,两个因为她的到来忙来忙去的人,眼里是无尽的祝福与欣慰。

  Wanda端来一杯咖啡和一盘小点心放在Natasha的面前,脸上洋溢着的幸福的微笑是她最想看到的样子。她坐在Vision的怀里,吃着小点心,“我觉得我现在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是的,你已经是了。”Natasha笑容宠溺的看着这个一直被命运折磨的女孩,真好啊,她终于成为了最幸福的人。

  “那你呢?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了吗?”

  “我已经得到了啊。”

  “是吗?你得到了什么?”

  “我可以去任何地方,与任何人交往,做任何想做的事,多好。”Natasha低头喝了一口咖啡,总算遮掩住了她眼底不经意间划过的失落。

  “那Cap呢?”Wanda看她这副样子十分心疼,却又不能多说什么。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会成为他的后盾,他也是我的后盾。”她知道Wanda是什么意思,她只能答非所问逃避这个问题。

  哪有什么得到一切啊。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吗?”

“看够了地球以后去别的星球看看?”Natasha漫不经心地开起了玩笑。

  “Nat,做你想做的事,你真正想做的事!”Wanda抓起她的手,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眼里的真诚丝毫没有改变。

  “我会的。”

4.

  “你看起来真不错。”Natasha坐在Papper的病床旁,看着刚生完孩子不满一个月的女人,她恢复得很好,在Tony要求的各种VIP服务下,她已经能跑能跳了,可是Tony还是不许她下床走动。

  “她真可爱。”Natasha温柔的看着在婴儿床里睡得正香的小公主,脸上洋溢着母性的光辉。

  “是的,等你有了孩子,你就会体会到当母亲是多么的幸福了。”Papper慈爱地抚摸着小公主的小肉手,眼里的宠爱都要溢出来了。

  Natasha看着这副场景,心里是止不住的羡慕。

  “Natasha,有人找你。”Tony从病房外走了进来。

  Natasha在抚摸了小公主的稚嫩的脸蛋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她看着眼前不请自来的男人陷入了沉默。

 

5.

  “所以,下一个地方是哪里?”Steve正是那个不请自来的人。

  “你的心里。”大概是因为心情好,她和他开起了玩笑。

  “那么,你已经到了。”

—END

彩蛋:

  “所以你为什么还要把有着Peggy照片的指南针戴在手腕?”

  “oh,那你可误会我了!”

  “信你个鬼,你这个男人坏得很!”

  “咔哒”Steve将指南针的盖子打开,里面哪里是什么Peggy的照片?明明是他眼前的女人。

  Natasha:(*^ω^*)

 

 

 

  oh,有点皮了。

  看了复联四预告片以后只想给他们一个HE。

  就酱,乱写一波,疯狂撒糖。
  等我啥时候正经写一篇吧

 

 

  不知不觉已经在献丑LOFTER三个月了

  从第一篇文的十几个热度攒积到了快到一千,真的要谢谢你们这些小可爱啦!
 
  有什么话都可以在这里告诉我哦,可以批评,可以提建议,也可以夸赞(≧▽≦)

  比心♡

emmm当然,你们如果什么都不说我可能会有一点尴尬哈哈哈哈哈

不认识我的就点个复联cp再走吧,盾寡,基虫,埃卡,基寡,都挺冷圈的,我挑几个写吧!

新的一年我会写更多更好的文的!谢谢~

【基寡】I'm still here(完)

  【基寡】I'm still here(完)

*OOC预警

*私设很多

*时间线复联三之前复联二之后吧,可能吧

  他的鼻子被源源不断地灌入液体,伴随着胸口的沉闷拥堵带来的窒息感,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般。泪水持续涌上眼眶,他本能的张大嘴巴用力索取空气却无济于事,他只能不断的下沉,下沉,下沉……

  失重感随之而来,坠落仿佛是注定的,没有声音能够传递进他的耳朵。渐渐地他感到无助,他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了,他的身体早已陷入冰火两重天,平日里固有的狡黠从他墨绿的眸子流逝,瞳孔像断了电般渐渐晦暗,然后无限散大……

  我要死了吗?

  我又将去向何方呢?

  在他陷入永久的黑暗前,他还是看见了那抹背影,那个红发女人,那个他最爱的人。

  I'm fighting a battle,

  我在进行着一场角逐,

  I'm fighting my shadow,

  与我的阴暗面的角逐,

  Hurt feels like they cuddle,

  而它们似依附着彼此般让我心伤痛,

  I'm fighting a battle, yeah,

  我在进行着一场角逐,

  I'm fighting my ego,

  与我自我的一场角逐,

  Lost you, what did we go wrong?

  失去了你 到底是我们哪里出了错,

  I'm fighting for me, though,

  我为我自己而逐鹿,

  I'm lighting the long way home,

  自己照亮着漫长的回家路,

  Oh, the past it haunted me,

  噢 那过去总萦绕在我心中,

  Oh, the past it wanted me dead,

  那过去总想要了结了我,

  Oh, the past tormented me,

  噢 那过去总是在折磨着我,

  Oh, the past it wanted me dead,

  那过去总想要了结了我,

  窸窸窣窣的织物摩擦声传入Loki的耳朵,原本细小如蚊的声音在他的耳中数倍放大,他从那个充满着诡异的梦中抽离,不可思议的是窒息感竟然没有消失。

  Loki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然后缓慢睁开因为没睡好还带着血丝的眼,在看清眼前人的动作时开口,“你要去哪?”

  天还没亮,柔和的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朦朦胧胧的是夜晚的神秘,窗外蚊虫的吟叫声此起彼伏鸣奏着小夜曲。

  面前的女人在听到他的声音后穿衣服的动作顿了一下,却又很快恢复镇定,她继续慢条斯理的往身上套衣服,“我吵到你了吗?”

  “没有。”Loki摇头,缓缓地从床上坐起身来,半瞌着浓密的睫毛不知道在想什么。

  女人自顾自地梳理自己张扬的红发,没有在意身边人的表情,拿起放在床头柜上反射着光的黑色手枪塞进腰带。

  “Natasha,”他最终还是叫住了她,勉强按耐住心中被那诡异的梦引起的不安,舒了一口气,“你要去哪?”

  她又要走了吗?

  在每一个暧昧旖旎的夜晚之后,头也不回的抛弃自己的床伴?

  这种怨妇一般的思想自然不是他的风格,这太荒唐了,这种小事对邪神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Natasha再次回避了这个问题,她拎起挂在墙上的摩托车头盔打算离开。

  “留下!”Loki充满希翼的眼神被她接下来的话掐灭,“你知道我不会。”

  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

  “我让你留下。”Loki虽然是平静的说出这话,却像是暴风雨的前奏一般,冷静,蓄势待发。

  她不会留下的,她从来都没有留下来过。

  即使是这样,他也想再试试。

  “这是最后一次。”Loki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Natasha只是扔下这句话便义无反顾的走了,不带任何留念,不给他任何挽留的余地。

  直到摩托车的轰鸣声远去,Loki才反应过来她的意思。他不是不明白,他只是不想明白。她要走,他也拦不住,只是这一次,好像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最后一次,两人以床伴的身份相处。

  这也是Loki最后一次见到她,在纽约事件之前的最后一次。

Oh, the past it haunted me,

  噢 那过去总萦绕在我心中,

  Oh, the past it wanted me dead,

  那过去总想要了结了我,

  Oh, the past tormented me,

  噢 那过去总是在折磨着我,

  Oh, the past it wanted me dead,

  那过去总想要了结了我,

Oh, the past it haunted me,

  噢 那过去总萦绕在我心中,

  Oh, the past it wanted me dead,

  那过去总想要了结了我,

  Oh, the past tormented me,

  噢 那过去总是在折磨着我,

  But the battle was lost,

  但它输了这场角逐,

  Cuz I'm still here,

  因为我还活着,

   他们还是重逢了,这一次,他是阿斯加德的二王子,奥丁的儿子,诡计之神,侵略地球的约顿海姆暴君。

  而她,是神盾局特工,守护地球的复仇者联盟的一员。

  这次,他们是敌人。

  Loki盯着面前的玻璃牢房,心中是满满的不屑,一群蝼蚁妄图困住伟大的邪神?这真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

  总有一天,我要所有人对我俯首称臣。

  我要让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都死。

  像是有什么心灵感应一般,在Natasha抵达玻璃牢房之时,Loki带上他狡黠的微笑回头。

  在一长串的套路之后,他成功的被反套路了。

  Loki恼羞成怒的冲着心情大好的Natasha咬牙切齿地怒吼,“你应该杀死我,我给了你这么做的机会!”

  “是的,我应该杀了你,而不是在这里听你的妖言惑语。”Natasha勾起一抹邪笑,双手抱在胸前冷漠地看着处在暴走边缘的Loki。

  “这是爱吗?Romanoff特工?”一抹讽刺的笑在他的嘴边绽开,那是明知答案,却饱含着令人心疼的期待,“你爱我,是吗?”不,你不爱。

  “爱是给孩子的。”Natasha毫不留情的断掉了Loki所有的余念,连一点希望也不就给他。

  在她转身的瞬间,她听见了他那句近乎撕裂的咆哮,“你会后悔的!”

I'm winning the war now,

  我赢定了这场战斗,

  I'm winning it all now,

  我赢得彻彻底底,

  Watch tears while they fall down,

  看着眼泪自眼眶滑落,

  I'm winning the war now,

  我赢定了这场战斗,

  I win against Ego,

  我战胜了自我,

  Cast light on the shadow's long,

  胜利的光在阴暗中投射出长长的影,

  I'm winning for me, though,

  我为自己的胜利而活,

  I'm lighting the long way home,

  自己照亮着漫长的回家路,

  Oh, the past it haunted me,

  噢 那过去总萦绕在我心中,

  Oh, the past it wanted me dead,

  那过去总想要了结了我,

Oh, the past tormented me,

  噢 那过去总是在折磨着我,

  Oh, the past it wanted me dead,

  那过去总想要了结了我,

  Oh, the past it haunted me,

  噢 那过去总萦绕在我心中,

  Oh, the past it wanted me dead,

  那过去总想要了结了我,

  Oh, the past tormented me,

  噢 那过去总是在折磨着我,

  But the battle was lost,

  但它输了这场角逐,

  Cuz I'm still here (Come to me),

  因为我还活着,

  雨水淅淅沥沥滴落在窗台上,当她意识到下雨了时,天色已经暗了,乌云掩盖住了即将下沉的太阳,映出朵朵红霞,不知是过了多久,雷电也过来凑了个热闹,一声惊雷将靠在窗台上假寐的Natasha惊醒,她有点不悦地皱眉,抬手揉了揉眉心打算给自己做点东西吃。

  突然,一声重物落地声将她原本朦胧的神经给激活了,Natasha立马抽出了插在腰带里的手枪,小心翼翼的往声源处靠近。

  诡异的是,她并没有感觉到危险的气息,反而,另一股像是刻意压低般的呼吸声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这次又是哪里的人?

  想要杀她的人不计其数,这次,她还真摸不清来的人是哪路的了。

  首先入眼的,是一地流向蜿蜒的血泊,然后,是一个身材高大穿着怪异像是穿着盔甲半坐在地上的男人。

  “你是谁?”Natasha对着男人举起手枪,也不管对方伤痕累累,粗暴地一把将人从地上拽了起来,“说话!”

  “ohoh,美丽的小姐,首先,我叫Loki,其次,你并没有给我说话的时间,最后,我是否有幸得知你的芳名?”男人捂着伤口,做了一个别扭却优雅的绅士礼,正打算执起Natasha的手,献上一个吻时,却猝不及防被她扔了回去,“离开我的房子。”

  “嘶……”Loki艰难的扶着墙站起身,捂着血流不止的无比狰狞的伤口,却还有心情与她调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更何况,看在我是个病人的份上,请你收留我。”

  “我不会无缘无故收留一个男人。”Natasha勾起一抹轻薄的笑容,在打量他的脸的同时沉思,然后戏谑地开口,“除非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她说这话时,碧绿的眼睛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Loki一时被她眼里的光芒给晃丢了魂去,竟说出了有违他以往作为诡计之神的话,“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好像只有以身相许了呢。”

  Natasha怎么着也没想到对方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原本冷漠戒备的眼神顿时变得兴趣盎然,“是个好提议。”她用暧昧露骨的眼神直直地上下打量Loki的身体,避过他流血不止的伤口,直勾勾地盯着他那双修长的腿,“我同意了,进来吧。”

  Natasha重新将Loki扶起来带进了自己的房间。

  从那时候起,他们成了床伴,这是Natasha对他们的关系的定义,而对Loki来说,一瞬间的动心便是永远,虽然有些俗,但他不在乎。

  Oh, the past it wanted me dead,

  噢 那过去总想要了结了我,

  Oh, the past it haunted me,

  噢 那过去总萦绕在我心中,

  Oh, the past it wanted me dead,

  那过去总想要了结了我,

  Oh, the past it haunted me,

  噢 那过去总是在折磨着我,

  Oh, the past it wanted me dead,

  那过去总想要了结了我,

  Oh, the past tormented me,

  噢 那过去总是在折磨着我,

  But the battle was lost,

  但它输了这场角逐,

  Cuz I'm still here,

  因为我还活着,

  I'm fighting my Ego,

  我在与我的自我战斗,

  Lost you, what did we go wrong,

  失去了你 到底是我们哪里出了错,

  I'm winning for me, though,

  我为自己的胜利而活,

  I'm lighting the long way home,

  自己照亮着漫长的回家路,

 

  “新的床伴?”Loki突然出现在Natasha的房子里时,她正躺在Steve的腿上闭目养神,由于两人都在床上,画面一时间十分暧昧,容易令人浮想联翩。他勾起一抹讽刺的笑,言语带着尖酸刻薄,“爱国士兵?你居然和你的同事搞一起去了,这就是你的品位吗?”

  这个女人就这么寂寞难耐,踹掉旧床伴不久以后又找一个?

  就在Steve要掏出他的星盾向Loki砸去之时,Natasha出手拦住了他,她没有向Loki多说一句话,从Steve的身上爬坐起来,“不用担心我。”

  她丢给Steve这样一句话,整理好自己睡得有些随意的衣衫,向阳台走去。

  Loki瞪了Steve一眼,打算跟上Natasha的步伐,临走之前还不忘呲牙咧嘴地怼上他一句,“你给我等着!”

  “所以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旧床伴?阿斯加德的监狱也这么容易让你逃脱,看来我得通知一下Thor了。”Natasha慵懒地打了个哈欠,眼角还带着些许泪珠,话语中调侃的意味明显得就差直说了。

  “我对你来说一直都只是床伴而已?”他明知道她的答案却一次次乐不思蜀的问个不停,她每一次回答的答案都一样,然而这次却出乎了他的预料,“是的,不过得加一条了,你可能是我上辈子欠的债吧,怎么甩也甩不掉。”

  “你明知道我对你的心思!”Loki近乎烦躁地低吼出声,双手握紧又松开。

  “那是你的事。”Natasha打算云淡风轻地一笔带过这个话题。

  “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得到邪神的爱是你永生永世的荣耀,这是足够你炫耀的资本,而你,你把我的心当成一块玻璃一样摔了一遍又一遍,即使已经烂得不成样子你还要把它捡起来摔个不停,你为什么觉得我还会爱你?”Loki颤抖着,眼中噙着泪水,却还是倔强地望向Natasha,他叹了一口气,任泪水流尽,“我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些?这根本不值一提,你也认为我在无病呻吟对吗?矫情透底,简直愚蠢!”

  在听完他一番话后,她什么都没有说,也什么都没有做,只是背对着他不知道在盯着哪个地方出神。

  “你总是这样,”Loki满不在乎地翻了个白眼,轻描淡写地下了个诅咒,“就算我万劫不复,也要你终身孤独。”

  他消失在了从他身上迸发出的绿光中,仿佛根本没有来过一般,如果他愿意再看她一眼的话,不难发现她已经泪流满面了。

  “说句不符合美国队长身份的话,你应该跟随自己的内心。”Steve从房间里走出来,看了一眼靠在墙上思绪放空的Natasha,“抱歉,我不是故意偷听的。”

  “没事。”Natasha从容地随手抹掉脸上的泪水,回到房间给自己倒了杯伏特加,“你不了解我和他的情况。”

  “我的确不了解你们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眼泪是绝不会出现在你的脸颊上的。”Steve拍了拍她的肩膀,也给自己倒了杯酒。

  “每个人都说,坏人和坏人在一起会使这个世界变得更糟。”她举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勾起一抹讽刺的笑调侃所谓的真理。

  “你可不是坏人。”Steve被她逗笑,眼角翘起,嘴角微扬勾勒出温柔的,“还有,你什么时候会在乎别人怎么说了?”

  “说得对。”Natasha放下手里的酒杯,拔出了手枪,“他们来了。”

  他们已经等待很久了。

  同一瞬间,巨大的爆炸声和火光绽放开来,原本安静的夜晚变得热闹非凡,Steve将Natasha护在星盾下,开始反击。

  就算他将她护得再周全,也还是有漏洞的,“小心!!!”

   子弹穿破肉体的声音淹没在一波新的爆炸声中。

  “Loki!”Natasha不敢相信那个明明走了的人正躺在她的怀里奄奄一息,“no。”

  她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脑子里炸裂来了,她的心脏被猛地撕裂得稀碎,泪水决堤冲破防线,无尽的痛苦涌上心头,她声线颤抖着责备他,“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要救我!”

  “你果然是爱我的吧?罗曼诺夫特工?”就算要死了,这个神也要笑得一脸戏谑,狡黠遍布他即将涣散的墨绿瞳孔。

  她怎么会不爱他啊?

  她知道他会在完事后给累瘫的她洗澡,

  她也知道他喜欢看着她睡觉,

  她知道他特意为她学会了做饭,

  她也知道他会在暗中守着她执行任务,

  她知道她电脑里的敌人机密文件是哪来的,

  也知道他对她的别有用心。

  顷刻间,这所有的感情如同山洪爆发般汹涌而来,它撞开了所有不自量力的阻挡,掏心掏肺的,赤裸裸的呈现在他的面前。

  “我不会爱一个要死了的人。”

  “我可不会死。”Natasha怀里的Loki瞬间烟消云散,她不敢置信地站起身来四处寻找,身后猛地被人抱住,熟悉的声音带着温柔的笑意传入她的耳朵,“我说了我不会死。”

  “你个骗子。”Natasha背对着他无声的哭泣,这次不是为了悲伤,而是重新获得了所有的喜悦。

  “是是。”Lok眉眼带着浓浓宠溺的意味,他将她的身子扳向自己,带着热气唇附上她的脸,吻掉她残留的泪水,“我可不就是个骗子吗?我可是诡计之神啊。”

Oh, the past it haunted me,

  噢 那过去总萦绕在我心中,

  Oh, the past it wanted me dead,

  那过去总想要了结了我,

  Oh, the past tormented me,

  噢 那过去总是在折磨着我,

  Oh, the past it wanted me dead,

  那过去总想要了结了我,

  Oh, the past it haunted me,

  噢 那过去总萦绕在我心中,

  Oh, the past it wanted me dead,

  那过去总想要了结了我,

  Oh, the past tormented me,

  噢 那过去总是在折磨着我,

  But the battle was lost,

  但它输了这场角逐,

  Cuz I'm still here (Come to me),

  因为我还活着,

  “我要回阿斯加德一趟。”Loki轻轻抚摸怀里女人火红的头发。

  “去吧。”如往常一样,Natasha在他的嘴唇上印上一吻,然后向他道别。

  只是,她没有想到,这是最后一次,再与他相见……

  如果她早知道结局,她一定不会让他走。

  Thanos来得没有一点征兆,复仇者集结的号令下来了,她没有再等Loki,而是加入了战争。

  然后,她在瓦坎达战场上看见了Thor,一个失去了一只眼睛,浑身散发着悲伤的Thor。

  “Loki呢?”Natasha一边解决身边的外星小兵一边凑到Thor的身边,满怀期待地问。

  Thor打斗的动作顿了顿,然后躲开了她的眼神。

  “他在哪?”Natasha全然不顾这是在战场了,带着怒气冲Thor吼叫,所有人都没有料到她的突然失态,就连她自己也没有预料到。

  “他死了。”Thor好不容易依靠战斗抑制住的悲伤又重新迸发了出来,他一斧子砸在地上引起阵阵雷电妄图发泄多余的情绪。

  “你说什么?”

  “你在说什么?”

  “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的诅咒还是生效了吧?

  没了他也就终身孤独了……

  Oh, the past it wanted me dead,

  噢 那过去总想要了结了我,

  Oh, the past it haunted me,

  噢 那过去总萦绕在我心中,

  Oh, the past it wanted me dead,

  那过去总想要了结了我,

  Oh, the past it haunted me,

  噢 那过去总萦绕在我心中,

  Oh, the past it wanted me dead,

  那过去总想要了结了我,

  Oh, the pasttormented me,

  噢 那过去总是在折磨着我,

  But the battle was lost,

  但它输了这场角逐,

  Cuz I'm still here,

  因为我还活着。

—END


彩蛋:

  “Mom,Dad在哪里啊?”

  “你的Dad会魔法,只要你叫他,他就会出现哦!”

  “Dad!”女童扯着嗓子不知道向着哪个方向大喊。

  “I'm here.”

  终于掰扯完了,这是一篇给我自己的生贺文,感觉乱写了一通,emmmm……对,今天是我生日

  我想看你们给我刷生日快乐嘻嘻嘻

  谢谢~

BGM是Sia的《I'm still here》超好听!推荐!可能不太适合,不接受批评!哈哈哈
  BE HE OE?

 

 

  今日份的沙雕
 
  榴莲真的是个有人爱它如命,有人避之不及的食物,没有要贬低的意思。
 
  啊,今日的洛基有点OOC了。

占tag致歉,tag打的都是参与匿名了的人员。

  截图拼图了一个多小时才知道沙雕不易,且行且珍惜啊。

  上一份沙雕被老福特屏蔽了三次,明明一点荤腥都没有,现在还在申请解除……

 

【锤盾】星辰是你(六)

【锤盾】星辰是你(六)

  “oh,Steve,你已经第五次拿起你的手机了。”Natasha有点儿恼怒的从纸桶里抓起一把爆米花扔到Steve脸上,“陪我聊会儿天就那么无聊吗?”

  Steve丝毫不介意她的行为,他拿起身上的爆米花塞入口中,入口即化的感觉使他嘴角带着迷人的笑意,“我很高兴能陪你聊天。”

  “我可不信。”Natasha翻了个白眼,然后一脸惊奇的盯着Steve脸上的笑容,仿佛要把他看穿一般,“你,谈恋爱了。”

  是的这不是疑问句,她的语气带着十足的肯定。

  “我没有。”Steve笑着摇了摇头,否认了她的话,“只是交了一个新朋友。”

  “男的女的?”Steve仿佛闻到了Natasha从上而下的八卦的气息,“男的。”

  Natasha饶有兴趣的挑起左眉,伸手搂上Steve的脖子,“长什么样?好看吗?”啊……她说了什么!

  Natasha突然惊觉自己说错了话,她感觉气氛明显尴尬起来,她可适应不了这个,她试图打破尴尬,“抱歉。”

  Steve轻轻地拍了拍Natasha搂在自己脖子上的手,似乎根本不在意她无意间说错的话一般抚摸她张扬的红发,“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很好很好,我配不上的人。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Natasha顺势慵懒地靠在Steve的肩膀上,与他聊天的同时不忘往他的嘴里塞爆米花。

  他像是陷入了某种很美好的回忆一般勾起唇角,带着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他帮我赶跑了抢我棍子的孩子。”说起来,如果没有那个孩子,我们还不会认识。

  “哼~”Natasha意味深长的怪叫一声,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戏谑地调侃某个不知不觉脸颊红润了的人,“听起来真是个英雄救美的故事呢……” “Nat!”

  被Steve打断话的Natasha无奈地耸了耸肩,依旧不打算放过面露囧色的Steve,继续盘问,“他叫什么名字?是什么职业?多大了?”

  “他叫Thor Odinson,应该是个健身教练,和我差不多大吧。”

  “嗯?应该?你没问?”Natasha挑起右眉带着不可置信的语气坐直身子,一本正经的和Steve对视,“你就不怕他是坏人?”

  “他想告诉我的话会和我说的,他可不是坏人。”前半句Steve说的时候还带着温柔的笑意,后半句他的眼里含着警告的意味,Natasha从未见过他这样看着她,知道可能触到他的底线了,她只好无奈地撇了撇嘴,“ok……”

  “叮咚”一声,门铃响了。

  Natasha自觉的从沙发上起身,抓起随手扔在桌上的外套套在身上向门走去,门开了,是Thor站在外面,他的手里拿着一支包装简单却又不失精致的向日葵,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和手中的向日葵简直一模一样。

  “你好帅哥,找谁呀?”Natasha见对方笑得这么热情,原本戒备的表情逐渐松懈,说话的语气也带着些调笑。

  Thor见到开门的人不是Steve,挂在脸上的特大号笑容立马消失了,他兀自愣了一两秒,然后脸上又挂上了礼貌的微笑,有些无措的眨了眨眼,“我找Steve,Steve Rogers。”仓促间,Thor突然瞥见了Natasha脚上的那双红色女士拖鞋,瞬间,他脸上原本礼貌的微笑也没了。

  原来那是她的鞋。

  的确啊,Steve那么好的人有女朋友也很正常的吧。

  她可真好看,和他真配。

  忙着叫Steve出来的Natasha自然没有注意到Thor的面部表情,她带着欢快雀跃地脚步走到Steve身边,语气带着满满的调侃附在他的耳边,“你的英雄来啦!”

  “Nat!”Steve厉声呵斥了她一声,咬了咬自己的下唇,重新换上他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表面镇定内心兴奋地乱摸索身旁一把,抓起他的导盲棍直直地走向Thor。

  “Steve!”终于见到相见的人的Thor立马换上他的金毛式大大的笑容,张开他宽厚有力的臂膀,打算给来人一个肌肉感十足的拥抱。

  一股不易察觉的清香钻入Steve的鼻孔,然后是浓烈的阳光的味道。

  Thor身上的味道。

  “向日葵?”Steve任由Thor把自己抱在怀里,他将下巴搁在Thor线条饱满的肩膀上,靠近他的耳边,轻轻的说。

  “砰!”Thor感觉他的脑子里在放烟花,烫人的热度流遍他的全身,最后集中在他的脸上,这个时候,脑子是很容易短路的,“我好想你啊!”

  “噗!”Natasha突然笑出了声,在感受到Steve散发出的冷气后立马识相的住了嘴,带着标准的姨母笑在一旁看着抱得正欢的两人。

  “我也想你。”Steve已经五天没有和Thor见面了。

  根本没想到Steve会回答他的无心之言的Thor脸上的热度更加的烫人了,他立马放开快被自己憋死的Steve,将自己带来的向日葵塞到他的手里并转移话题,“是的,给你的向日葵。”

  Steve接过他手中的向日葵,然后摸索到鞋柜拿出了一双巨大的,足够Thor穿下的拖鞋,“快进来吧。”

  他居然给我准备了拖鞋?

  Thor受宠若惊的接过他手里的拖鞋换上。

  Steve的家以蓝白色为主调,干净整洁得不像一个单身男人的家,所以,猜的果然没错了。

  就在Thor以为自己的猜想为真时,Natasha给了他希望,“你好,我是Thor,我是Natasha,Steve最好的异性朋友。”她将“异性朋友”四个字咬得格外的重,像是在刻意强调什么似的。

  天大的希望砸到了Thor的头上,他兴奋的不加掩饰,“你好,Natasha,我是Thor。”他可不会错过Natasha意味十足的Wink。

  “快到饭点了,我去做饭,你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吃吧。”Natasha主动离场,打算给Steve和Thor留下一点私人空间。

  “麻烦了。”Steve和Thor两人异口同声向Natasha表达隐晦的谢意。

—TBC

 

啊,半个多月没更新了,果然flag是不能乱立

的,我差点就弃坑了。

看完毒液啦!

毒液是什么品种的小可爱啊?给我来一只呗~

其实感觉电影有点短,不过特效是超赞的,不过和“几亿”特效自然是比不了的

然后,被毒埃cp圈粉,或者哪天有啥灵感写个毒埃文啥的?

嘿嘿嘿